新老男人快报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我的一本书

日期:2020-09-15 20:56:0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59

我的一本书(图1)

谁还没有几本书呢?可是我的这本书,却经常翻看,甚至放在床头上,一伸手就摸到。有几年,我放到枕头里枕着睡觉,一点也不带夸张的。那么,这是一本怎样的书呢?

那年的寒露节这天,父亲买了些报纸,要糊天棚,我在一边帮忙,就是将报纸刷上浆糊,由父亲往天棚上贴。这时,接连看到报纸上的几副书画作品,就将报纸收了起来。

晚上仔细看时,有齐白石的《祖国》图,董寿平的一副《墨竹》范曾,刘炳森的书法作品…

看着,看着,就高兴起来,心想,怎么保存呢?这时,想到了剪贴到一本书上的做法。正好有本废旧的书在一边,说干就干。小心翼翼的裁下书画作品,仔细地贴在书上。

我的一本书(图2)

贴好后,翻来覆去地欣赏,像做了件大事似的,连连喝了几杯茶,以示祝贺!似乎感觉还缺点什么,对了,书皮太软了,要硬质的,那样耐磨,便于携带。

于是就去找来包装的硬纸壳,经裁剪进行包装。还好,成功了。又起了个名子,叫,意思是收集一些书画方面的作品。端端正正地用毛笔写在封面上。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从这一刻起,我拥有了一本书画册。实事上也证明这一点。我也暗暗地勉励自己: 如今要学习,做个有心人

我的一本书(图3)

那时正值八十年代初,我生活在偏僻的山村里,走出去都困难的,除了上学的课本,那有报纸读,哪谈得上搜集?一厢情愿罢了。

不过,心里有这么一件事,又有了那样的一本书册也就有了盼头,我幻想着一版又一版的书画,甚至梦想会在某个地方遇到很多。

光想是不行的,我就找一位好友,他在一个信用社工作,他那里订了好几份报纸,让他帮忙;我姑家表哥在一家工厂资料室,也让他帮忙。

其实,最上心的还是我父亲,他是老师,他所在的学校订了不少的报纸,一有这方面的资料,就给我了。这里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父亲发现我有这么个兴趣,予以支持。

不管怎么说,一来二往,搜集了一些,贴上去,有空就看看,看着看着手就痒痒,就比着葫芦画瓢…而且受到了启示,去买了字帖,还买了本画谱《芥子园画传》这样,我的兴趣进一步增强了。

我的一本书(图4)

那一年,我就带了《芥子园画传》和我所谓的书册来到部队上。临行前,母亲给我缝了个枕头套,我把书和书画册放进去,一有空就浏览观赏。白天进行高强度的军事训练,晚上枕着唾觉,好像在那些书画里似的,心情简单而快乐,也感觉很踏实。

我记得全国第二届书法篆刻展览的部分作品,很快在各种报纸的副刊上刊登了。我如愿以偿地收在自己的书册里。我感到了书法的春风吹绿了大地,又如潮水似的涌动开来…

根据作品,我获取了大量的书法方面的诸多信息。以至后来逐步上升到学习书论,书史,书学,书体,碑帖,技法,器用,篆刻,从而开阔了视野,增长了知织,进一步有意识的不断进取,去争取更好的成绩。

我的一本书(图5)

此时此刻,我的这本书又放在书案上,我一页又一页的看着,像翻着时光的书卷,岁月变淡了,它没有色彩,只有黑与白,甚至是模糊的,其他就谈不上了,而其中还有几张带着泥土的书画作品,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记起来了,那次部队训练刚完毕,突然狂风大作,尘土飞扬,飞沙走石,还夹着雨点。一张报纸翻卷着来到我面前。

我捡起来,是一张《大众日报》的一版书画,上面是著名画家于希宁的《铁梅迎春》刘鲁生的《万古长青》黑伯龙的《群松向阳》…

雨将报纸打,画子上粘满土黄色的泥水,我小心地铺在桌子上,晾了很久,很久…

有幸地是,我收在我的书册里,至到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每每打开,仿佛回到那以前经历的风雨,画里书外,充满着深情的交错,似乎还散发着浓郁的泥土的芬芳。

我的一本书(图6)

这便是我的一本书,上边是我搜集剪帖的数张书画作品,也可以叫做一本书画集,是平常的,是朴素的,旧了,已经发黄了。

而随着经济条件的改善,我已购置多本精装书画册,然而,我看得最多的最喜欢的,还是自己粘贴这一本。

因为它承载了我的一些鲜明的记忆,生活的诸多感慨,感悟,记录了我学习成长的一段生活历程。不是么,珍惜拥有的,把握现在,以积极的心态迎接新的一天!

不管书册和日子怎么翻,坚定着努力总是应该的信念,从幼稚到深思,从冲动到沉着,不断鼓励自己。更重要的,是每张书画作品的时代风貌和书画家们艺术追求的风格和精神!以及那些鲜为人知的无法体味的作品背后奋进的故事…

我的一本书(图7)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报纸

报纸(newspaper(s))是以刊载新闻和时事评论为主的定期向公众发行的印刷出版物。是大众传播的重要载体,具有反映和引导社会舆论的功能。1450年,欧洲的德国人谷登堡发明了金属活字印刷技术,于是印刷的报纸开始发行。1493年,罗马发行的报纸上刊登了哥伦布航海的消息。当时的报纸只是在发生引人注目的大事件时才发行。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