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男人快报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日期:2019-12-02 19:55: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00

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图1)

1989年盛夏,我从军校回家度暑假时,用一台“照相机”以结满苦瓜的藤枝绿叶为背景,为姥姥拍下了这张坐在藤椅上休闲的生活照,这一年姥姥83岁。九年后,92岁高龄的姥姥安详地辞别了人世。这张姥姥晚年的生活照片,也自然成为亲戚们缅怀她老人家的经典之作。

姥姥叫余善琴,大清光绪32年,也就是1906年农历腊月十四,姥姥出生在省三台县金石镇三秀村一户普通的农民家里。四五岁时,长辈们便按照旧习俗教她裹足,硬生生将尚在发育中的小脚缠裹成畸形,俗称“三寸金莲”到了19岁那年,不知为何原因,余家竟将年轻俊秀的姥姥“填房”嫁给了邻县一个叫林先达的年青人,也就是我的姥爷,姥爷的前妻死于难产,一同死去的还有那怀胎十月的婴儿。这似乎对姥姥还算公平,不然嫁过去就当了别人的“后妈”姥爷高大魁梧,纯朴善良,与姥姥婚后不久,姥爷就跟着长辈当起了“挑夫”当地人称“棒棒”靠脚力和肩膀维系一家人的生计。解放前的山多路少,交通不便,加之军阀割据,匪患猖獗,挑夫们既要防止货物被抢,又要择路绕道躲避土匪,时常是走走停停,运送一批货物要用上一两个月的时间。如果不幸遇上土匪,肯定是非死即伤,很难全身而退。

一天,姥爷与十余位挑夫到德阳为别人运送盐巴和布匹。刚过一个村庄,田里种田的农民就与他们搭话:“老表,挑好远了,歇会儿脚嘛!”领头的回应到:“路还远噢,还要赶路,谢谢噢!”边搭话边在弯曲的田间小路上挑着担子急行,姥爷和几个落在后面的挑夫不知是累了,还是路窄迈不开步子,竟然听从了那农民的好心建议,找到一片竹林的阴凉处坐了下来,与农民搭讪。也就一袋烟的功夫,突然远处传来了几声枪响,姥爷他们几个顿时觉得事情不妙,都紧张地站起身来,向枪声传来的方向眺望,刚才主动搭话的农民一把扯下系在脖子上擦汗的毛巾,锤胸躲足的叹息道:“唉!让你们歇会儿嘛,偏不听”他一边叹气一边往村里走,不时地回头告诉姥爷他们:“快躲会儿吧,五六条枪呢!”姥爷他们这才知道,原来是农民看到了土匪刚从这儿过去不久,知道他们是附近的土匪,专门在山里打劫商队和“棒棒军”这才有了前面“友善”的提醒,姥爷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并非每次遇险都能逢凶化吉,一次在向阿坝地区松潘县运送货物的途中,同乡挑夫不幸感染上了伤寒,同行的其他人均以各种理由匆匆离开了这是非之地。眼看同伴身患重疾生命垂危,姥爷好心地留了下来,为同伴煮饭煎药,照顾起居。待那个同乡病愈时,姥爷却因近距离接触,也被传染上了伤寒,一病不起,客死他乡,被当地人以瘟疫病匆匆深埋,连一个隆起的坟包都没有,更别说立碑留名了。这一年姥姥38岁,母亲才3岁。“丧夫如天塌”从此,姥姥那柔弱双肩便挑起了沉重的家庭重担,拉扯四个子女艰难度日。解放后,眼看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不幸又一次降临姥姥家,她的三儿子,也就是我最小的舅舅,才满19岁就因急性脑膜炎不治身亡,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姥姥就是在这样堪比黄连的苦日子中,靠着不服输的性格和压不弯的脊梁,将膝下的孩子一个个拉扯大了。大舅二十多岁就在农村当上了生产大队长;二舅1952年参军入朝作战,后转业到了北大荒;母亲1959年与几个姊妹投奔二舅,也来到了北大荒,并与父亲组成了家庭。直到这一刻,姥姥的人生总算是苦尽甘来,终于迎来了云开雾散的幸福生活。

姥姥的一生可谓坎坷曲折,幼年饱受裹脚缠足之痛苦,花季年华又被迫填房冲喜,中年又经历了失夫丧子的剜心之痛,苦难的人生就如同照片中她身后的苦瓜藤,虽然盘根错节,却也枝繁叶茂、硕果累累;苦瓜虽苦,却也涩中有甜,清热解毒。姥姥的苦难经历也折射出这样一条哲理:人生的道路没有坦途,只要有坚定的信念和执着的精神,再多的荆棘也阻挡不了人们对美好生活追求的步伐。

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图2)

1962年姥姥刚到北大荒,怀中抱着的是二舅家的表哥,也是她的长孙。

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图3)

1969年姥姥与我们,中间的是姥姥,后排左边是母亲,右边是二舅妈;前排左起:姐姐、我、表姐、表哥。

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图4)

参加过抗美援朝的二舅

一张照片背后的故事(图5)

前排右起为大舅、二舅、二舅妈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姥姥

姥姥,北方话中的外祖母,南方湖南一带把曾祖母称为姥姥。英文中与祖母称呼无异:grandmother,口语:grandma。外婆通常是指母亲的母亲。祖父母是指父亲的父母亲,也称爷爷奶奶。母亲的父母又称为外祖父母,又称外公、外婆。自己则分别是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孙儿、孙女和外孙、外孙女。不同地方及方言对祖父母和外祖父母有不同的称谓。例如中国北方称祖父母为爷爷、奶奶,称外祖父母为姥爷、姥姥。粤语称祖父母为爷爷、嫲嫲或阿爷、阿嫲,称外祖父母为公公、婆婆。闽南语不论是祖父母还是外祖父母都称阿公、阿嬷(也可较专一地称外公、外嬷)。吴语(尤其苏州方言)称祖父母为好公、好婆。而同样的称谓在不同方言所指的人也不同,如中国北方话的“公公”、“婆婆”是儿媳称丈夫的父母,粤语却用“老爷”、“奶奶”称丈夫的父母。安徽合肥、舒城部分地区也称姑姑为姥姥。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