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男人快报新看点
首页 >> 美文 >> 正文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上)

日期:2019-08-13 10:51:36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23

莫笑愚的诗2011-上。

■ 莫笑愚。

1. 夜的高度。

夜。

漆黑。

像浓得化不开的墨汁。

化不开。

天。

地。

铅一样沉重。

世界。

一片。

我游弋。

在梦的边缘。

在夜的高度。

整个地球,像一粒种子。

在我梦里发芽。

长成铁树。

树上绿莹莹的眼睛。

是幽幽萤火。

无法点亮。

星星。

天地无分。

是一种秩序。

滋生一种艺术。

生命渗出血色。

与黑夜对峙。

猩红。

黢黑。

如一对双胞胎。

在夜的高度。

在我梦的。

边。

缘。

成为虚无。

2011-06-12于北京。

2. 当黑夜撞痛白天。

1。

当黑夜撞痛白天。

拧弯日光魂灵。

挣扎的云彩。

在落日哭泣时分。

用母亲的鲜血。

铺满天际。

2。

来吧,黑夜。

别在白天门外徘徊。

读不懂情人眼波没关系。

若能听懂夜莺歌唱。

就用你烛光。

温暖。

点燃鸟鸣。

3。

当黑夜爱上白天。

绑架太阳。

请用月亮作火种。

唱一曲白昼的挽歌。

请给父亲以自由。

让他的烟斗。

在夜晚忽明忽灭。

4。

如果黑夜撞痛白天。

光明甘愿堕落。

沦为夜的俘虏。

我便放弃梦想。

化作尘烟。

与黑夜对弈。

5。

歌唱吧,为黑夜撞痛了白天。

为地动山摇的震撼。

为瞬间。

一切化为虚无。

2011-3-13于上海。

3. 我是白天,而你是黑夜。

我是白天,而你。

是黑夜。

我们生在不同时辰。

注定在不同世界度此余生。

眼神碰撞,献出彼此热血。

而爱的火种便由此种下。

世事轮回,每一天,每一个黑白交接的瞬间。

只要一个回眸,一丝无声叹息。

我们便明了此心。

永世不变。

2011-3-13于上海。

4. 我的,或者你的,过去。

过去和过去的回声。

是谁的?你的,或是我的。

都不重要。

过去不重要,过去传来的回声。

不重要,往昔总要消失。

明天会是另一种样子。

墙上贴满了影子,影像模糊。

像空谷回声。

像风中飘逝的往事。

2011-3-13于上海。

5. 燕子。

一只燕子。

一只与我很亲密的燕子。

死了,它死在。

冬季落雪的早晨。

雪地上的仿佛叹号。

栽倒在我的门前。

忙了整个秋天。

燕子,在梧桐树梢筑巢。

但寒冬来了,暴雪。

摧毁了它的世界。

燕子倒在枯枝旁边。

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符号。

2011-3-13于上海。

6. 魔鬼凡心。

1、爱情。

他们窃窃私语。

对天边的红云指指点点。

深秋的太阳逃离子午线。

接踵而来的是严寒的冬天。

2、魔鬼凡心。

魔鬼头顶日光。

把心留在阴暗地方。

与蟑螂为伍。

衣冠楚楚之人。

是个伪君子。

剥下画皮,却怎样做戏?

3、无语。

就让地狱之火。

烧起来吧。

2011-3-13于上海。

7. 初春。

嫩,粉嫩,粉粉嫩的绿色。

鹅黄和桃红。

像稀释的胭脂。

或者姑娘闪亮的唇膏。

淡淡眼影。

描绘两汪春水。

粉嘟嘟花骨朵笑了。

粉嫩嫩柳树芽张开了叶子,一片又一片。

田园欢腾了。

晨雾包围山水、村庄。

春羞涩地来了。

带着粉嫩。

2011-3-29于上海。

8. 根。

我走在明天的风筝边缘。

放风筝的孩子。

手里牵着昨天的线。

孩子,你是我的前身吗,或者我是你的未来?

孩子表情神秘、眼窝深陷。

风筝飘在无底隧道。

仿佛飘在昨天、今天和未来之间。

拽紧绳索吧,孩子。

别让风筝逃跑。

你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找不回从前。

翻飞的燕子,从半空跌落。

一个梦,关于未来。

也恍惚失踪。

2011-3-27于上海。

9. 九月。

在九月,不说心事。

不说三月和三月的恋情。

春天的小草和野花,听风听雨。

柳荫遮蔽湖水。

一不小心,激起涟漪。

我想说说九月。

说说夕光火红枫叶金黄。

说说所有跟三月有关的事物。

秋风的低语飘在云端。

仿佛九月的初恋。

越冬的泥土在春天怀孕,在秋天分娩。

分娩后的母亲死于大出血。

而她的孩子会长大。

活着的痛楚,在下一个分娩时刻。

成为永恒。

而我,亦将在春天。

获得。

2011-3-27于上海。

10. 窗。

1。

透过窗户的缝隙。

我看到光的背面。

隐藏的欲望。

老鼠在暗处昂首阔步。

风的羽翼。

被黑洞吞噬。

2。

在水和光的怀抱。

生命被孕育。

3。

春天染绿空气。

阳光喧嚣。

风在窗外起舞。

4。

窗户紧闭,关不住春潮。

田野弥漫的绿意,像。

相思爬满窗棂。

谁在呼唤。

四月的低语。

丝丝缕缕。

2011-5-6于上海。

11. 广州的霾。

我伸出右手。

托起这枚小火球。

太阳,定格在下午四点半。

雾霭下的城市。

用深度的灰。

演绎朦胧。

2011-6-3于上海。

12. 蝶舞。

你是五月。

翩飞的蝶。

炫动斑斓薄翼。

你用翅膀点燃风。

火就在你周围。

烧起来了。

谁在呼唤你的名字。

五月的花丛。

流传着你与根的故事。

2011-06-14于上海。

13. 心魔。

一只蜘蛛,一只。

黑蜘蛛在你心尖上结网。

结一张密密麻麻紧致无边的网。

欲望,总要窜出小小黑窗。

小小的,黑洞洞的。

望不见底,蛛网。

欲望的背面,偶尔闪现狰狞。

令人心悸的獠牙,在。

一闪即逝青光下。

张牙舞爪。

2011-05-17于上海。

14. 灰色世界的挽歌。

我血流的血液不是灰色的。

我的头发也不是。

世事浑浊,我的脸色发灰。

远处有臭鼬的洞穴。

龟裂的田野上。

蚂蚁们排成战斗序列。

一片黑色的汪洋。

一阵无声的嘶喊。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事。

挽歌响起了。

臭鼬躲在洞穴。

灰色世界在挽歌之中顷刻瓦解。

2011-06-21于上海。

15. 我坐在时间的边缘遥望地平线。

1、暴雨。

昨天,今天。

或者时间之轴上的任何一天,任意一年。

只是银河系里的匆匆过客。

一个无穷大坐标上无穷小的点。

一个偶然事件。

姓孫的猴子打了个哈欠。

将西天捅了个窟窿。

在不经意之间!

于是,天漏了。

开始哭泣。

用瓢泼大雨。

用霹雳闪电。

哈!愤怒天,释放惊雷。

成群的饿狼。

在天空狂奔,用吠啸撕碎云海。

和王母的黑色面紗。

2、雨后。

我在雨夜出发,希望走到地平线消失之处。

在天地弥合的地方。

与極地之光会合,加入夜的合唱。

在高山之巅和时间的边缘。

我愿意成为一个符号。

一個粒子,聆听宇宙深处的声音。

存在或消失,都无关紧要。

在时间的边缘,虫洞隐现。

生命无所谓开始,也无所谓结束。

短暂的成为永恒,永恒的转瞬即逝。

而我向往的山峦和云河,则统统。

陷入另一度空间,一种引力将我牢牢牵引。

月光和星光在山的背面。

被搓成一条船夫的绳索。

大海和大海边的峭壁,正被飓风吞没。

2011-06-21于上海。

16. 雨季再来。

雨水浸泡的空气。

是女人透明的纱巾。

我不相信,哭泣是一种浪漫。

一如烘不干潮湿的心。

鸟语结成烟波,在雨中失落。

云朵之下,我心之上。

匆匆,雨季来临。

心涨潮了,一波接一波。

连接天,连接地。

连接城市遥远的风景。

怎样开口,说我想掀开你的面纱。

如果无法靠近,在这冷酷雨季。

我祈祷,明年涨潮时分。

雨季还会再来。

2011-06-15于上海。

17. 人。

1。

你无法选择。

来,或者不来,到。

这个世界。

从与卵子媾和开始。

你的命运,便。

被决定。

像原子捕获中子。

卵子。

捕获。

某个强壮自私的。

击败所有兄弟。

占据一片沃土。

为自己那条基因。

慷慨地。

将所有兄弟。

交给死亡。

以国王的姿态。

胜利者。

以另一种方式。

宣布自己。

仁慈的。

占领。

2。

母亲的子宫是一片沃土。

你是多么丑陋的。

一条鱼。

一个窃贼。

在子宫的怀抱里。

悄悄盗取母亲的养分。

为自己的生存。

以整个人类的名义。

为自己正名。

你的天性,从着床开始。

便被刻上。

自私的烙印。

3。

母亲啊。

你是无私的代名词。

从惊恐。

到惶惑。

到惊喜。

到期盼。

你奉献自己。

包括身体。

包括养分。

包括全部呵护和爱心。

42周,280多个难熬的日子。

你要忍受。

最后的剥离。

痛楚,撕裂你。

4。

母亲。

无论愿不愿意。

你终将自己的亲生子。

交给丛林。

让他与虎狼为伍。

学会觅食。

学会狩猎。

学会搏杀。

学会出人头地。

通过他。

你的基因。

将得以。

传承。

5。

父亲呢,他。

正在丛林边缘。

躬耕于贫瘠的小麦地。

他弯曲的脊背像绷紧的弓箭。

十五的满月。

在午夜。

挥汗如雨。

2011-06-12于北京。

18. 时间的长度。

是否,时间的长度。

可以用宇宙最遥远的光丈量。

当地球老去,我们成为弃婴。

在最后的中回归原形。

一切都化作尘埃,一切都成为句号。

一切重要的不再重要。

那么,就让我们活在当下。

唱一首不朽的歌谣。

2011-06-11于北京。

19. 使命。

我,一个操作工。

操作一架机器。

一架庞大的机器。

我拥有。

一只染缸。

硕大无比。

我的职责。

将所有岩石打磨。

排列、整齐划一。

我的染缸。

盛满浑浊液体。

不红不白、不黑不蓝。

染缸、机器。

打磨后的岩石。

不灰不黑,全都一个样子。

2011-06-10于北京。

20. 假装。

如果没有哀愁。

不要假装一付愁肠。

如果没有快乐。

不要顾盼,故作欢畅。

如果胸有岩浆。

不要压抑喷薄的思想。

21. 吸血鬼。

用温柔。

掩盖他嗜血的獠牙。

他的言辞温柔而甜蜜。

他隐藏的贪婪,已嗅到了血的芳香。

有人正在死去。

在温柔之乡。

22. 凡人颂。

你相信吗。

鬼会叫门。

不信?那么,请听。

有一种人。

抱持一种理念。

为了出人头地,必须。

心比常人狠。

手比凡人辣。

脑袋比别人尖。

白天,他们红光满面。

衣着光鲜。

夜晚却噩梦连连。

什么,你做不到?

那样最好。

欢迎归来,做个凡人。

安居斗室。

数着星斗。

过安心日子。

午夜梦回,有鬼叫门。

你心不惊。

一觉到天明。

2011-06-10于北京。

23. 我在等,等天空放晴。

气预报说。

今天仍然有雨。

潮湿的天空。

被执著的灰色囚禁。

乌云向城市进逼。

雨劈头盖脸而来。

仿佛从天而降的瀑布。

仿佛无边无际的迷雾。

我在等,等天空放晴。

等一道虹,连接城市乡村。

等原野的翠绿滋润干涩的瞳孔。

再给我清新的空气洗涤灰暗的肺叶。

2011-6-5于上海。

24. 雨夜,我屋檐下。

雨。

还在下。

天籁声。

远远近近,淅淅沥沥。

沙沙,是雨的倾诉。

夜晚的街灯。

雨雾中泛黄光晕。

低低,弄堂里传来风的低语。

老邻居,来我小院坐坐吧。

门前露台下,石库门里。

我点一根蜡烛。

听梅雨叩响新竹的声音。

我屋檐下,听你慢慢讲,我细细品。

2011-6-5于上海。

25. 雨,不停地下。

下雨的早晨,雨丝。

打湿梧桐叶子,打湿鸟儿啼鸣。

我的心,被颤抖的空气打。

在低音区弹唱一首江南小调。

我的目光无法穿越雨帘。

无法穿透梧桐树叶。

梧桐的秘密。

在表象之下,盘根错节。

夏天即将成熟并开出花朵。

蝴蝶在我窗外飞来飞去。

你是否可以告诉我。

那年不开花的秘密?

2011-6-4于上海。

26. 天空,下雨了。

天空,灰蒙蒙。

下雨了。

城市喧嚣,天空寂寥。

繁忙的马路,熙攘高架桥。

绿灯亮了又灭。

红灯亮了,车河一阵红潮。

灰色城市,白色斑马线。

行人和雨中的伞。

在匆忙中,全都忘了纷扰。

握紧你的雨伞吧,異鄉姑娘。

雨滴跌落,汇成街边小溪。

你的背影消失在街角。

2011-6-4于上海,这些天雨下个不停。

27. 孤独者之歌。

1。

你以尼采的深喉,在午夜。

唱孤独者之歌,以尼采的姿势。

守候天黑,守候天明。

2。

在夜晚躺倒的人和圓木。

都是無意義的符號。

呼吸著的聾子,聽不見都靈之馬的嘶鳴。

3。

一种感性的真实和理性的荒谬。

太平洋夜潮汹涌,像山顶的松涛。

2011-6-4于上海。

我双眼死死盯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的每一个汉字,也死死盯着我。

它们观察我的心跳和呼吸。

像观察黑暗中的幽灵。

我的心跳和文字。

在黑暗中搜寻彼此。

夏夜有雨。

雨中的世界正分崩离析。

2011-06-22于上海。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上)(图1)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上)(图2)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上)(图3)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上)(图4)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上)(图5)

存档 ‖ 莫笑愚:2011年的诗(上)(图6)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黑夜

星皓电影香港荣誉发行的黑色惊栗新作--《黑夜》,由香港、日本及泰国三地精英,跨国联手制作和筹备,用自家电影文化特色,拍成《洞鬼邻》、《凶》和《亡记》三段惊栗故事,誓要将亚洲最恐怖的怪谈现眼前,崭新惊吓体验一浪接一浪!濑户朝香、柏原崇、刘心悠、郭品超、黄婉伶、毕珍勒沙赫广和卡庄淑域坦尼茜倾力演出,绝对引颈以待。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