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男人快报新看点
首页 >> 热搜 >> 正文

权健传销案宣判究竟什么情况?权健传销案宣判令人震惊

日期:2020-01-08 13:00: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389

权健涉嫌传销等犯罪 公安立案调查

“权健事件”再次引爆舆论。1月2日,天津市相关媒体报道“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发布事件处理的阶段性进展,公安机关已于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同时,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由此,权健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金财互联遭遇股价下跌。

调查结果

权健部分产品涉嫌夸大宣传

据联合调查组介绍,经前期工作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于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同时,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

针对权健被指涉嫌虚假宣传、传销等诸多问题,2018年12月27日,天津市委、市政府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展开调查核实。权健集团有关人士对北京青年报表示,联合调查组已经进驻权健各相关业务部门,但表示并不清楚核查的内容。

此外,从昨天起天津市已经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行动以社区、城乡结合部、乡镇、村居为重点区域,以具备开办讲座条件的经营单位及酒店、会所、活动中心为重点场所,重点在老年人保健品及广告宣传中存在的虚假、夸大等突出问题。

“以免费体验、举办会议讲座、旅游、义诊等形式销售保健品的行为是重点。我们将严厉查处以"会销""网络销售""电话营销""有奖促销"和"销售返利"等形式的违法销售保健品的欺诈和虚假宣传行为,同时查处各类保健品广告违法行为,查处以仿冒手段"搭便车""傍名牌"不正当竞争行为。其中,涉嫌犯罪的,将及时移送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刑事。”天津市市场监管委相关负责人说。

案件发展

周洋父亲很快会起诉权健集团“激动,激动。”得知权健集团被立案调查的消息,周二力连用两个“激动”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周二力在接受北青报采访时表示,还是会起诉权健,“最晚下周。”周二力强调,目前没有经济上的诉求。

周二力称起诉的地点在内蒙古,具体诉求得等两天,“有刑事方面的。不仅仅是民事纠纷,涉及非法行医。”

“生不如死。”周二力说,从女儿周洋2015年去世之后,家里就一直是这样的感觉,“不能说,也不能想。”几年来,周二力和妻子每一天都过得很煎熬,神经一直在紧绷,直到得知权健被立案调查的消息,周二力才觉得可以稍微轻松一些了,“现在的调查让我觉得很欣慰。”

周二力说,权健方面劝说他们给周洋中止化疗,吃权健中药的时候,权健的直销牌照还没有下来,“他们也没有药品经营的权限。”但是周二力特别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起诉权健,在法庭上,权健方面公开表示,“给周洋吃的是药品。”

关于“封口费”,周二力记得,当时他还在医院,接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电话,都是在问周洋“被痊愈”的事情,“我特奇怪,因为周洋刚从ICU出来。”周二力说,后来有人告诉他,网上都公布出来了,周洋被权健的药用三个月就治愈了。

周二力上网一看,类似的内容确实很多,于是他就权健方面要求删除有关信息,“对方说,删除是不可能的,只有我换号。”周二力说,对方还问他要多少钱,“说要多少都可以。”周二力拒绝了对方的提议,“当时确实需要钱,但是如果我收了他的钱,那就会有更多像周洋一样的病人上当受骗。”尽管第一次官司败诉了,但周二力却没有觉得自己失败了,“起诉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权健,不再上当受骗。”

相对于周二力的激动,将权健集团置于舆论焦点的文章主笔之一曾鼎却相当淡定,“挺平静的”。

如今权健集团的对外电话已经无人接听,官方客服电话也一直处于占线的状态。昨日下午,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有关人士称,目前医院一切正常,她表示不回应权健被立案调查的事情,“可以去看集团的有关公告。”

律师解读

权健或被吊销营业执照

和周二力说法一致的是,权健是在2013年8月7日拿到的直销牌照,而周洋在2013年初就开始服用权健的药物。在这没有“牌照”的数个月中,丝毫不影响权健的“大生意”。尽管在此次事件中,权健一再强调自己是有“直销牌照”。但有一点必须注意的是,“直销牌照”并不是免死金牌。

对此,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表示,直销是合法经营行为,以“单层次”为主要特征。而传销是非法经营行为,以“拉人头”“入会费”“多层次”为主要特征。

“倘若权健公司涉嫌的两项罪名成立,就意味着其同时触犯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虚假广告罪,二者应首先分别定罪再合并处罚。”张新年说。

其中“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应当对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同时若权健公司的传销行为达到了“情节严重”的认定标准,传销活动的组织者、领导者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于“虚假广告罪”的刑罚,在这起案件中权健公司作为单位应当实行两罚制,对单位判处罚金,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人员利用广告对商品或者服务作虚假宣传,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同时,依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及《广告法》的有关规定,权健公司还会面临由监督检查部门处以的罚款或者吊销营业执照的处罚。

金财互联股价连日下跌

2019年的第一个交易日,束昱辉持股的金财互联下跌7.89%收盘,报6.07元,全天成交1.18亿元,换手率3.66%。

对于股价下跌是否和权健被调查有关,金财互联有关人士对北青报表示,股价是没有办法控制的,她强调,金财互联和权健没有关系,朱文明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目前公司经营一切正常。”

昨日晚间,金财互联再次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价近三个交易日跌幅异常,公司再次:公司主营业务为互联网财税业务和热处理设备的制造以及热处理加工服务,权健集团以及束昱辉实际控制的有关主体,与公司在资产、业务、人员、客户等方面均不存在任何重叠或交叉。公司的实控人为朱文明,束昱辉为公司的财务投资人,不参与公司的运营及管理,不会对公司的决策和经营产生任何影响。

文/本报 张蕊

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公安机关已对权健立案侦查

根据多家媒体报道,自“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进驻以来,经过调查取证,事件处理工作取得了阶段性进展。本着依法依规依事实的原则,相关部门对权健公司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进行立案侦查。

据联合调查组介绍,经前期工作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已于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同时,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

2018年12月27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相关负责人就“百亿保健帝国” 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引发争议一事表示,总局已经关注到网络舆情,相关业务司局正在了解情况。

权健总部所在地天津方面12月27日发布消息称,天津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责成市市场监管委、市卫健委和武清区等相关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网民关注的诸多问题展开调查核实。

同日,天津市副市长、联合调查组组长康义在接受采访时,“经过初步核查,天津权健公司部分产品涉嫌存在夸大宣传问题。针对其他问题,调查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调查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澎湃新闻消息,12月27日,上海多个区卫监以及市场监管部门,实地检查了多家“权健”相关商户。

经徐汇区市场监管局核查,该区南丹东路300弄有1家“权健火疗馆”。

经查,当事人上海玫漾美容科技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不包括其从事的面部护理、胸部护理、身体按摩、火疗等业务,现场未查见权健保健品和相关宣传内容,也未查见该公司与“权健”的加盟协议。对当事人擅自变更登记事项的行为,徐汇区市场监管局已责令其立即改正。下一步,将会同区卫计委对当事人开展调查,并依法予以处置。

黄浦区市场监管局表示:

位于中山南一路211号的 “权健养生理疗工作室”经营场所内张贴广告标语宣传火疗保健方面的内容,可能涉嫌违反广告法相关规定,监管干部已现场制作调查笔录、固定证据,要求该经营者立即停止经营,并约谈经营者作进一步的立案调查。

据报道,上海闵行区及静安区的相关门店也被查出不同程度的违法违规问题。

此外,位于杨浦区长阳路上的上海“尚毅医疗”,号称“权健上海总部”。 12月27日,该店原本展示的保健产品已全部撤下。当晚,杨浦区卫计委和市场监管局现场检查门店,目前该店已关门歇业。

权健对外声称其推广模式为直销,但“权健究竟是直销还是传销”一直有争议。而且,这家公司生产的这些产品宣传的功能,更是被不少专家斥为“荒唐”。

12月28日,经核实,淘宝、京东、苏宁易购等平台已经全线下架权健产品。

“涉嫌犯罪!”权健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直销和传销的界限到底在哪?

昨天(2日),“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通报了阶段性进展:经过前期工作,调查组发现权健公司在经营活动中涉嫌传销犯罪和涉嫌虚假广告犯罪,公安机关于2019年1月1日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行为立案侦查。“涉嫌犯罪”,这是官方对权健事件给出的最新定性。

与此同时,官方通报还表示,相关部门依法查处取缔不符合消防安全规定的火疗养生场所、开展集中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行动。另据天津官方昨天发布,天津十部门即日起发起为期3个月的打击、清理、整顿保健品乱象专项整治行动,行动以社区、城乡结合部、乡镇、村居为重点区域,以具备开办讲座条件的经营单位及酒店、会所、活动中心为重点场所,重点在老年人保健品及广告宣传中存在的虚假、夸大等突出问题。

一系列最新进展中,权健事件联合调查组有关负责人的一段表述尤为值得关注,他说:“合法的依法保护,违法的坚决打击,违规的取缔整治,绝对不允许打着直销的旗号干着传销的勾当,对于违法违规行为要严厉打击,严厉查处,绝不手软。”那么,什么叫做“打着直销的旗号干着传销的勾当”?权健又究竟是哪种模式呢?

点击音频,更多精彩

权健传销案宣判究竟什么情况?权健传销案宣判令人震惊(图1)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权健自然医疗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取得了商务部直销企业的认证,媒体梳理发现,它旗下的化妆品、保洁用品、保健食品3类共40种产品,可在天津、四川、浙江等10个省市进行直销活动。

取得了直销认证,但权健的销售模式究竟是直销,还是被质疑的传销?江苏盐城的陈女士说,多年前,自己就被家里的亲戚拉到权健的活动中,现在都能回想起当时的细节:

“亲戚他反复的说,忽悠了我们夫妻两个都去,还到镇江去听课,还专门包了一个小中巴带我们过去,就觉得不好意思拒绝,去看看,去的路上他们有工作人员在车上反复用小喇叭在宣传。第一个他就是说,你有什么病就能治。第二步就是你不但能治病,而且还能挣钱,不仅治病的钱,还能帮你挣到更多的钱,你想不想要房子,你想不想要宝马,真的是特别有诱惑性、鼓动性。”

权健传销案宣判究竟什么情况?权健传销案宣判令人震惊(图2)

在陈女士看来,这种拉人头、靠鼓动来进行销售的模式,已经不是合法的直销。按照我国《直销管理条例》,“直销”是指直销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营业场所之外直接向最终消费者推销产品的经销方式。

“直销的话你销售产品。你们要用这样的方法拉人头,亲戚能找很多人拉过去。”

直销和传销有一些相似之处,但实际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在我国,直销合法,传销违法。直销是拥有合法牌照的企业招募直销员,由直销员在固定的营业场所之外,直接面向最终的消费者来推销产品,也就是说不通过商场超市等等这种传统的销售渠道,而是直接由生产商或经销商来组织销售的方式。而传销虽然也有销售员,也是在固定的营业场所之外直接面对最终的消费者,但它有两个比较容易辨认的特征,一个是“收取入门费”,另一个是“人头计酬”。

所谓收取入门费就是说,你要加入或购买它的商品,必须认购商品或者缴纳一定的入会费。所谓“人头计酬”,就是它的利润并不是来自于销售商品,而是来自于发展下线。

根据我国直销管理条例,企业从事直销必须经过商务部批准、获得直销经营许可。商务部直销行业管理官网上显示,权健旗下的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2013年8月7号获得了一个直销经营的许可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它能销售旗下所有的产品。许可证显示,权健的直销产品分成三类40种,直销的区域分支机构只有10个,服务网点只有23个。

即便是在许可证经营范围内的产品,究竟是直销还是传销,光看有没有牌照也是不行的,还是要看销售的方式。权健到底是否存在传销行为,还有待公安机关的进一步调查。而实际上,除了权健,不少所谓的直销企业都有着、或有过“传销争议”。那么,现实生活中,我们究竟应该如何分辨?相关法规又该如何进一步规范呢?

在法律上,两者之间究如何界定?中国人民大学商法教授刘俊海说,区分直销和传销,有这样几个标准。

“直销是经过商务主管部门颁布专门的直销行政许可予以确认的一种商业销售方式。传销是被法律禁止的一种营销方式,刑法还规定了组织和领导传销罪。其实两者有的时候在发生认识的困惑的时候,重点把握几个核心特征,一个就是直销企业是不是有这种直销的业务的行政许可,传销不可能有。那么第二个就是传销的核心商业模式是拉人头,组建金字塔的商业架构,也就是让加入的人逐层发展下线,一层吃一层。即便是有的企业领取了直销企业的行政许可,但是也不担保它一定不实施违法违规的行为。”

权健传销案宣判究竟什么情况?权健传销案宣判令人震惊(图3)

刘俊海认为,在执法实践当中,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衡量标准是消费者的权益是不是受到侵害了,公开、公平、公正的交易秩序和自由竞争的市场秩序是不是受到了干扰和破坏。

除了以往的线下传销,如今网络也成为传销发展的新渠道,相比起来,打击难度更大。浙江省在2018年展开网络传销违法犯罪活动联合整治工作,截至去年6月底,共立案查处传销案件132起,涉案金额11亿多元,遣散涉及传销人员847人。公布的典型案例第一例,是余杭区查处的杭州达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传销案。余杭市场监管局稽查大队副大队长王飞介绍,这个公司开发的名为“达人店”的app,不仅有严格的准入制度、晋升制度,同时还有“层层收益”特征: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直接发展了一个人员,然后你去销售产品,我拿多少收益,我们认为这也是符合市场的一种营销的规律。但是如果是你直接发展人员,这个人再发展一个,我作为上面的这个人还是可以继续拿收益,这种我们说从经济秩序上面就是说会打乱经济秩序的传销构成的一个要素了,也是我们区分传销的条件之一。所以需要我们在调查的时候,根据他的成绩情况,看他最终的收益情况。”

权健传销案宣判究竟什么情况?权健传销案宣判令人震惊(图4)

王飞介绍,直销与传销的界限,还要参考产品要素。

“也看它这个产品是否有真正的产品做销售,这个产品是不是我们大众所需的,不是一个你不靠你的推广这个产品是卖不出去的那种,或者它本身的价值跟你的销售的金额是严重相差,是非常离谱的那种。它实际上起不到它所宣传的效用,我们要看这个产品是不是只是进行传销的一个道具产品。”

《法治周末》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相关信息,发现不少直销企业都曾遇到过“传销争议”,80%以上直销企业涉及保健品业务。作为传销保健产品曾经的购买者,陈女士认为自己也是受害者:

“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还都对保健品还比较迷信,还有亲情上的,我自己是一个很理性的人,但是在自己的亲人就是说生病,特别是癌症那种情况下,比如我母亲,觉得我希望她好,哪怕我明明知道这个东西是一个骗局,是一个骗子,但是我还是要去尝试。”

权健传销案宣判究竟什么情况?权健传销案宣判令人震惊(图5)

权健涉嫌犯罪行为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是对销售行为管理的第一步。刘俊海认为,未来可以考虑对现行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进行修改,将其提升至立法层面:

“因为两个行政法规包括直销条例和打击传销条例是2005年颁布的,距今已经近14年了。我个人认为下一步应当对于现行的规范直销条例和打击传销条例进行全面的修改,最好提高行政法规的立法层次,把两部条例合并为一部法律,从行政法规上升为法律层面。另外就是关于监管部门的监管职责,包括商务主管部门、市场监管部门、公安机关的作出明确的规定,真正打造一个跨市场跨区域跨部门跨产业无缝对接,有机衔接的打击传销的监管合作机制。”

央广:周益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