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老男人快报新看点
首页 >> 热搜 >> 正文

贵州煤矿7人遇难真相是什么?贵州煤矿7人遇难时间过程详解

日期:2019-12-01 15:35:3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热热 阅读人数:542

贵州织金煤矿事故救援正进行:1人送医1人遇难,仍有6人被困

11月26日9时许,南都记者从贵州织金县三甲煤矿获悉,截至目前,因发生疑似煤与瓦斯突出事故被困的8名人员中,有1人获救,1人遇难,其余6人仍在救援中。“我们现在仍在排瓦斯,救援还在进行中,暂时没有进展。”三甲煤矿一名负责人表示。

据南都此前报道,据贵州省织金县应急管理局消息,11月25日3时,贵州省织金县三甲煤矿发生疑似煤与瓦斯突出事故,事故造成8人被困。11月25日11时许,三甲煤矿一名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8名被困人员均为男性,“目前省里和市里都派人过来,抢险救援在进行中。”

据天眼查显示,织金县三甲乡三甲煤矿全称为“贵州万峰矿业有限公司织金县三甲乡三甲煤矿”,成立于2000年6月,法定代表人为李宜东。南都记者查询获悉,该企业曾因违规屡次被织金县安监局和环保局予以行政处罚。

贵州煤矿7人遇难真相是什么?贵州煤矿7人遇难时间过程详解(图1)

在事发约14小时后,11月25日16时55分,井下8名被困人员中有一人获救,随后被送往当地医院救治,一人遇难,其余6人仍在搜救中。截至11月26日9时30分,三甲煤矿一名负责人透露救援进度称“仍在排瓦斯,救援还在进行中。”

采写:南都记者 黄驰波

斯里兰卡爆炸案已致207人遇难 斯官方逮捕7人

海外网4月21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斯里兰卡部长表示,斯里兰卡就爆炸案逮捕了7人。

据新华社消息,21日早些时候,斯里兰卡多地接连发生8起爆炸,包括位于首都的科伦坡香格里拉大酒店、肉桂大酒店和金斯伯里大酒店,以及位于科伦坡市内的圣安东尼教堂、位于市郊的圣塞巴斯蒂安教堂和位于东部城市拜蒂克洛的一座教堂。

据BBC援引当地警方消息说,目前系列爆炸死亡人数已升至207人,其中包括35名外国人,另有400多人受伤。此外,斯里兰卡部长表示,警方进入首都可伦坡北郊一处民宅搜索时,一名自杀炸弹客引爆炸弹,造成天花板崩塌,导致3名警察殉职。

另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援引斯里兰卡第一电视台报道,爆炸造成的死亡人数已上升至190人。斯里兰卡国家医院表示,目前已确认有2名中国人遇难。

斯里兰卡当局已宣布,从21日18时至22日早6时,在斯里兰卡全岛实行宵禁。机场当局表示,爆炸对斯里兰卡国内所有航班发出最高级别威胁警报。斯里兰卡民航局局长尼马尔斯瑞表示,暂停国内所有航班。科伦坡的班达拉奈克国际机场实行更多级别安全措施。安全部队已经进驻机场。

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呼吁民众保持镇静,不要轻信未经权威部门证实的消息,并表示警方和军方正在进行调查,请民众配合。斯里兰卡总理维克勒马辛哈在社交媒体上强烈谴责当天的爆炸案,并呼吁斯里兰卡民众在此悲痛时刻更加团结。

目前尚无任何组织宣称制造了这一系列爆炸事件。

遇难人数对不上:贵州贞丰船难确定无漏报?

贵州煤矿7人遇难真相是什么?贵州煤矿7人遇难时间过程详解(图2)

▲翻船后多人抓扶已被淹没的船舶。 图/新京报网

5月23日,贵州黔西南州贞丰县发生的船只倾覆事故引发舆论关注。据贞丰县政府网站通告,搜救工作至5月26日全部结束,经核实,这艘核载5人的船只严重超载,船上29人,生还16人,死亡13人。

但新京报记者连日在望谟县乐园镇、石屯镇走访确认,这次事故至少造成14人死亡,其中望谟县石屯镇至少10人,乐元镇至少4人,这与当地官方通告中的13人不符。黔西南州委宣传部杨姓负责人表示,他们收到的遇难者人数确为13人,若有疑问可向望谟县进一步核实。望谟县委宣传部梁姓副部长则称,具体遇难人数当地此前已经公布。

每场“人祸”,都值得反思。拿贞丰船难而言,涉事船主无疑是罪魁祸首。实际运载人数是核载的约6倍,在被提醒“人太多,危险”的情况下继续上人,已被悲剧埋下了伏笔。他必须为之担责。

追责之外,对死伤者善后也不可或缺。而弄清楚死伤者人数,是这类事故善后的基本前提。本质上,核查遇难者人数,厘定事故情况,是对遇难者的应有交代,也是汲取教训、亡羊补牢的前置条件。对此地方有关部门必须谨慎对待,不容疏忽。

但就目前看,通告中死亡人数与调查结果显然存在出入。考虑到记者核实到的遇难者名单有名有姓,此前通告里的遇难人数跟实际死亡人数对不上,显然需要当地有关方面多些解释。

贵州煤矿7人遇难真相是什么?贵州煤矿7人遇难时间过程详解(图3)

▲韦夏天、班美顺的祭文,明确记载这对夫妻死于船难。 新京报记者 程亚龙 摄

在前些年,有的地方出了事故后,经常会瞒报漏报死者人数,以掩耳盗铃的方式降低“事故等级”。像2016年媒体就爆出了鞍山洪灾瞒报事件,引发舆论哗然。而在对事故瞒报零容忍的背景下,这类做法也越来越少见。

在此次事故中,遇难人数对不上,公众不必“以最坏的恶意去揣测”,将其钉在瞒报的耻辱柱上。毕竟,瞒报得有欺上瞒下的主观动机。

瞒报未必成立,但漏报却极可能存在。拿当下来说,当地将自身统计的遇难姓名跟媒体核实的人名一对,就知道“漏”了谁。

无论如何,瞒报得治,漏报也不妥。我国《突发事件应对法》第三十九条就明确规定,有关单位和人员报送、报告突发事件信息,应当做到“及时、客观、真实,不得迟报、谎报、瞒报、漏报。”而漏报也可能要担责。

没有哪个事故中的逝者该被遗忘或是被遗漏。贞丰船难发生后,贵州当地启动了水上交通安全大排查大整治。这当然很有必要,而眼下弄清遇难者人数,同样尤为重要。

死者核实,也是还原真相的一部分。要汲取该事件留下的教训,遇难者人数统计的准确性,显然是个绕不过的问题。

□于平(媒体人)

网友评论